BARBER SHOP 與港男

最近, 樓下又開了一間 barber shop,數數手指,同區的barber shop 已經兩隻手也數不完。張五常可以從農民荷蘭豆看透經濟狀況,或者佬編也可以從barber shop 成行成市的現象,猜一猜港男的心態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BARBER SHOP 與港男”

如何優雅地過年

過年,其實是一門妥協的藝術。一大班家人親戚歡聚,固然溫暖喜慶。但與此同時,三姑六婆的連珠尷尬問題、頑劣𡃁仔的左衝右跳,或者是醉酒親戚out of place的指指點點,都是伴隨過年的嚴重副作用。如果「他人即地獄」這句話可以visualise的話,那應該就會是團年飯後的那段生果時間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如何優雅地過年”

手錶的沉默、暗啞、微小

大錶徑的手錶在近幾十年來,無疑是鐘錶界的主流。的而且確,40至42毫米開始起跳的錶盤直徑,是可以乘載更多的功用和工藝。但有時候,一枚dress watch能夠引起的美感享受,也絕不亞於大錶。Dress watch的沉默、暗啞、乃至微小,是構成它魅力的重要元素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手錶的沉默、暗啞、微小”

Supreme大媽與東涌大媽

Supreme大媽,美國潮人都尊稱她為「Og Ma」,上星期被果籽訪問,在紐約唐人街炒賣潮牌Supreme,資歷近十年,江湖地位極高。東涌大媽,昨天來東涌觀光,蹲在街頭向有線新聞表示,全靠內地人消費支持,香港人才有好日子過。佬編今天才知道,原來大媽這個連外媒也要發明專用詞「Dama」來描述的族群,也可以分成高端版和低端版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Supreme大媽與東涌大媽”